又到一年冬至时


生活262 阅0 评

回忆

冬至是我除了新年之外最喜欢的节日之一,并列的是中秋。对冬至的印象是非常深刻的,小时候家里比较穷,只有特殊的节日才会吃饺子,我老家北方的,按照惯例是要吃饺子的,我们那的叫法是扁食,按照我们当地口音可以读为扁日,日字的儿化音要重一点,仔细想反而有点像扁耳,关于饺子的一个故事,感觉大家都知道,放博文最后吧。方言还是很奇特的,就像子痕说的心水,粤语意思就是偏爱喜欢。记得去年冬至是和机遇、李豪一起过的,那时我们三个一起在专升本,三个人真是奇怪的组合,闹过别扭,生过气,也有一些热泪盈眶。去年的冬至熬夜了,因为一些事过得很痛苦,还发个说说“冬至了 天亮出门吃份饺子吧”,小龙那天也是睡不着,大概是因为工作,哥几个毕业后工作都不理想(之后写一篇吧应该是要记录一下的)。白天吃饺子被坑了,主要是人多没得选了,牛肉馅完全没牛肉味的速冻水饺卖我18块,郑州物价没这么高,这个价格和深圳这边差不多了。

思念

好想家啊,一个人来深圳四个半月了,孤独是常态,从最初一个人没事找事的慌乱到现在一个人更加淡然,其中经历也算是有点说头的,主要是心态的变化。想家,想爸妈想爷奶想我叔;想家,想挚友想发小也有一点想她。爷爷奶奶和我叔身体都不好,隔几天我都会打电话,家里也装的有摄像头,时常会看一眼,从小跟着爷奶长大的,亲情的羁绊很深。爸妈常年外出打工,更多的反而是思念,见得比较少,所以每一次团聚都会格外珍惜。过年有一点发愁,假期时间太短了,我姑父今年会提前回家,因为明年大概是不来广东了,所以我就只能自己买票回家,但是买票真的不容易,我很担心抢不到票。又因为深圳逐渐有了疫情,在这个时间点出现疫情真不是一件好事。真是有点烦,深圳发现的病例基本都是国外返回的,深小卫的公众号下也有一些抱怨声音,印象深的是一个哥们说的“那些有钱的出去浪,我们这些打工仔反而限制这限制那”感觉有一点意难平,无论出国干什么都要做好觉悟,不要把疫情带回国内,不要给大家添麻烦。计划好的事情可能无法实现,心情不会好,这几天心情确实有点差,没来由的emo好难受。我弟过几天就要回家了,希望他有所改变。她就没什么好说的了,和大多数差不多,没什么好说的。

小故事

传说扁食是“医圣”张仲景,为济世救人“冬至舍药”而发明。当时他让弟子在南阳东关搭棚支锅,把羊肉、辣椒和驱寒药材一锅同煮,熟后捞出剁碎,用面皮包成耳朵形状,再煮制成“祛寒娇耳汤”,让民众食用,以治冻耳。民间有“冬至不端饺子碗,冻烂耳朵没人管”的俗语,所以我突然想到老家的叫法可能是扁耳,故事、形状都比较符合,大概真是扁耳吧。

  • 又是一篇胡写乱画的博文,脑子乱乱的,总感觉写下来这一句那一句的不连贯,就这了。我的感情经历写一下吧,我就不信还能咋样。
最后更新 2022-02-26
评论 ( 0 )
OωO
隐私评论